?

標題

標題

內容

作家云空間 > 新聞 > 精彩推薦 > 東湖旅店 ——寫給共和國七十周年

東湖旅店 ——寫給共和國七十周年

更新時間:2019-09-30 作者:陳雪來源:惠州市作家協會

東湖旅店前身不叫東湖旅店,而是惠州紳士翟雨亭的私人別墅。這幢建于1935年的歐陸建筑,座落于繁華的東平大街之上,在一溜排的騎樓中間,顯得醒目而耀眼。高大的門面,寬闊的開間,幽靜的花園和別具異域風格的豪華裝飾,充分顯示出主人的殷實和品位。即使是在今天看來,處在高樓大廈夾縫中的它,仍然不覺得落伍和寒磣。

我在撰寫“東湖旅店大營救陳列館”的布展大綱時,查閱了不少史料。得知這位畢業于廣東高等師范學堂的翟雨亭先生,曾有一個龐大的實業報國計劃,他在創辦建筑公司,參與惠樟公路修建的同時,還夢想建設一大批經典建筑,作為西湖的配套景點,來點綴妝扮這座古城。1938年,日本侵略者攻占惠州后,橋東木樓在火海中三日不滅,惟有這座鋼筋水泥的建筑,仍然頑強地雄踞在水東大街上。

惠州城是一座有著1600多年歷史的文化古城,又是東江流域繁華的商貿之地。東湖旅店毗江臨街, 水陸便利, 實為黃金地帶。我們盡可以想象,70多年前的橋東大街是何等盛景:騎樓櫛次鱗比,商號依次排列;街市上行人熙攘,店家酒旗飄揚。身著長袍大袖,峨冠博帶的商貿大亨,一身短衫的水手挑夫,在小販的叫賣吆喝聲中,步履匆匆;碼頭上貨物成山,人來人往;江上帆檣林立,舟楫相接。一到夜晚,桅燈高照,水上千戶人家,岸上萬家燈火,濤聲、人聲交織相映,那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清明上河圖……可恨的是,日本侵略者一把大火把這幅“上河圖”燒得千瘡百孔,也把翟雨亭醞釀巳久的建設藍圖燒成灰燼。當他把這座劫后余生的房子改成客棧之后,他一定沒有想到,小小的一家旅館,會與中國抗戰史上一次最偉大的搶救行動結下不解之緣。

我們不妨走進“東湖旅店大營救陳列館”,駐足在展館里一幅幅發黃圖片前,去重溫革命前輩那段覆險蹈危的“搶救史”,去感受那種波瀾壯闊的歷史風煙。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堅持了十八天的香港保衛戰以失敗告終。當港督楊慕琦向日本侵略者降下白旗時,香港不再是英國人的“東方之珠”,也不再是世界的“自由港”。難道說這是香港島的某種宿命?上溯100年前的1840年,鴉片戰爭失敗后的清王朝,被迫簽訂《南京條約》割讓出香港,這份租賃99年的“合同”,到期之后歸還的不是中國,而是從前一個侵略者轉到了后一個侵略者的手中。雪上加霜的是,因為皖南事變掀起的反共高潮,被迫辟難港九的愛國民主人士和文化名人,剛脫虎口,又進狼窩,再次陷進了日寇的鐵蹄之下,處在了命懸一線的危急之中。

黨中央、南方局一直在關注著香港戰局和在港的民主人士和文化名人的安危。

一封封加急電報,從延安,重慶不斷地打到香港皇后大道五號,在八路軍駐港辦事處和南方工委的縝密部署下,一場搶救文化人的大行動,旋即在粵港澳地區全面展開。

策劃出四條轉移路線:1香港→長洲島,伶汀洋→澳門→廣州灣;2香港→大鵬灣→坪山→惠州→老隆→韶關;3香港→九龍荃灣→元朗→白石龍→惠陽→惠州→老隆→韶關;4香港→長洲島→汕尾→海豐→惠州→其它地方。四條線路,兩條跨海,兩條水陸并舉。由于日軍控制了海域和渡船,八路軍辦事處與廣東地方黨組織選來選去,都只有選擇東江經過惠州這條線路最為穩妥。雖然這條線路最長,關卡最多,日、偽、頑、匪最集中,但經廖承志,連貫,喬冠華實地考察,這條線路的有利條件也不少:一有健全的地下黨組織,二有東江游擊隊的堅強武裝,三有良好的統戰工作基礎。最危險也最安全,虎口拔牙,將計就計,租下東湖旅店這個要塞之地作為秘密中轉站。

于是有了地下黨盧偉如,作為香港昌業公司老板的身份,住進了東湖旅店;有了廖安祥帶著廖承志的密令來惠州開辦“源吉行”,秘密協助盧偉如開展工作;有了茅盾夫婦烹飪的“風味雞”年飯;有了陳永保護鄒韜奮“早出晚歸”的故事。從1942年1月初開始,第一批文化人茅盾夫婦,胡繩夫婦,戈寶權等20余人在1942年的除夕夜,來到東湖旅店,接著是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鄒韜奮是最后一位來到惠州的貴客,國民黨在通緝令中申明:“抓不到活口,可就地懲處”。惠州地方黨組織,東江游擊隊為了保證他的絕對安全,將他改名李尚清,由陳永及盧偉如的妻子陪伴他“早出晚歸”, 躲過了敵人的一次次搜捕和追殺。

短短的幾個月,200余位文化名人從寶安白石龍來到惠州,在東湖旅店秘密中轉,再沿江北上,陸續轉至大后方。一段艱難而驚險的經歷,讓一大批文化名人寫下了諸多的回憶錄。茅盾的《脫險雜記》,胡繩的《關于東江縱隊的一點回憶》,戈寶權《從香港到東江的日子》,夏衍《脫險記》,廖洙沙《東江歷險長留念》等等,真切地回憶了七十多年前,在粵港澳地區展開的這場悄無聲息,又震驚中外的秘密大營救行動,熱情地謳歌了廣東地方黨組織和東江游擊隊的豐功偉績,真實地記錄了戰火紛飛中各自的酸甜苦辣,也記錄下東湖旅店,在二萬里大轉移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極具戲劇性的是,住在東湖旅店頂層的是國民黨187師師長張光瓊。這位當年身兼惠州警備司令部司令的張少將,在1942春天,也在煞費苦心地做著同一件事情。他設立“港九難民登記處”,確認身份發給通行證,在碼頭客棧增卡設哨,嚴查過往行人,目的就是為了攔截捕獲這批文化名人。而樓下的共產黨人,則是想著如何躲過敵人的重重封鎖,把文化名人一個不漏地安全轉移出去。這一年的春天,在東湖旅店的同一幢樓里,國共兩黨同樓異夢,雙方不知熬過了多少不眠之夜。至于數百名文人,是如何在張司令戒備森嚴的眼皮底下溜走,又是如何弄到數百里水路的一張張通行證,這一直是張司令難解的心頭結。直到解放廣東時,張光瓊率部投誠之后,共產黨人才向他揭開了當年的諸多謎底。

東湖旅店歷經了七十多年的風雨歲月,沒有蒼老,歷久彌新。盡管水東街今日的風物樓宇,花草樹木,已與當年殊異,但流淌的江水仍然是一條寫滿記憶的河床,泛起的浪花正是永不沉寂,脈脈跳動的紅色基因,這曲氣撼山河的英雄壯歌早己融進了共和國七十華誕的雄渾旋律之中。

(原發:中國文藝報)

作者簡介: 陳雪,中國作協會員,惠州市作協主席,《東江文學》主編。作品散見《人民文學》、《人民日報》、《中國作家》等報刊;出版《東征!東征!》、《時光印格》、《東坡寓惠詩文選注》等12部,先后獲“冰心散文獎”、“當代散文獎”、“人民文學征文獎”、廣東省‘五個一’工程圖書獎、電影獎等;有作品收入《當代散文精品》、《高中語文閱讀訓練》、《高考模擬試題》、《中國散文排行榜》等。

彩经网彩票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