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題

標題

內容

作家云空間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文選 > 陳露 | 江門五邑三重門,蓬江潭江通大海

陳露 | 江門五邑三重門,蓬江潭江通大海

——嶺南紀·越過村莊和山脈(十六)

更新時間:2019-08-16 作者:陳露來源:廣東作家網

一幅江門民國街區油畫,引余極大興致,于下午時分冒著地面高溫炙熱尋覓長堤舊影。

長堤,乃穿越江門市區之蓬江堤岸。徒步走進坊里之間,深藏著歲月老城建筑,于狹窄巷陌,昨天氣息依舊撲面而來。那些青磚房子,高大、連體,一間挨著一間。一般有兩層,二層陽臺裝飾因各家主人不同愛好而變得豐富。有西式護欄拋臺;有中式倒吊斗式陽臺。屋頂有傳統人字瓦頂,亦有平臺頂。

一層門柵保存著廣府三重門結構。第一道屏風門。但這道門多已看不到華麗雕花式,也許歲月銹蝕,見到的要么改成鐵門,要么簡單木杉門板。第二道尚存昔日面貌,即梳格趟櫳門。第三層是正式大門,多厚重,涂朱紅。

深入坊里,其中一條聚龍里,古巷、深深、窄窄,兩旁高高青磚墻壁,向著這狹小巷陌空間壓迫下來,那些破舊門戶依然堅守曾經歲月崢嶸。隨意詢問老房子里的老人,為何能保存成片舊街區。老人言,都是華僑的主,唔敢拆。也許就是這“唯一理由”,經歷百年風風雨雨的民國舊街區,仍保存較為完整風貌。

一座已列入文保單位的當鋪,叫寶和按,三層高。一二層用花崗巖、紅砂巖砌成,三層用青磚。瓦頂。基座底層石壁足半米厚。墻體四面均布槍眼。站在地上仰望那厚厚“銅墻鐵壁”,即便如今常規性火器也難破毀。由此可見民國時代江門五邑商業繁華程度與社會治安混亂。

考察過嶺南諸地民國時期商貿發展與地方治安關系。落后地方公然搶掠盜匪多;發達地方“三教九流”之民間社會組織愈是龐大與混雜。商家往往要靠自身力量,包括家族力量、行業組織力量來維護安全。這幢寶和按當鋪之堅固、巍峨,印證了那個時代政治、經濟、社會之縮影。

老城老屋,仍舊煙火氣濃郁,菜市場就在老城騎樓下,有點穿越民國時代的日常。所見與那張引動我走訪這老街區的油畫畫面相比,不過是少了人力車,多了機動車,人們裝束改變而已。背景,如舊。一只毛色黃白相間貓咪,在野草滿墻的屋檐上,悠閑自在,享受傍晚溫熱的陽光。觸摸青苔掛壁的磚墻,時間似乎不曾褪去。

蓬江長堤騎樓街,全程六公里,有十三條街道,老建筑多達一千多幢,所走訪只是其中位于較中間一段。頗具氣勢的騎樓,沿江布列,一字排開,多為二層三層建筑。一層中式鋪面,二層西式裝飾。

舊商號招牌仍鑲嵌在二層壁沿上,猜測可能便于江上來往貨船對商鋪辨認。從一張記錄了民國時期蓬江繁華街市景象的圖片看到,江上帆船往來密集,要辨認商鋪,靠岸碼頭,鑲嵌在二層樓的字號,有利行市。

從事藝術工作的孩子讀到我的微信,留言說:“這是典型嶺南特色騎樓街,遍布江門五邑各城各鎮。”與同行高老師討論這種騎樓建筑成形的文化肌理。或認為南洋傳播而來,在嶺南這片海洋氣候土地又迅速成為了自有獨特。又或本土形成風格,延播廣府區域及至帶向了海外。但不管此理熟是熟非,如果說中原主流文化由北而南,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嶺南海洋文明透過東,西,北三大江流,由南向北,向東,向西逆向傳播。

考察北江流域古鎮,皆發現這種以水路為媒介的商貿文化傳遞播撒。而體現這種的文明肌理的又往往集中在是這種騎樓式商鋪建筑上。一個有趣現象,這種騎樓商鋪豪華程度則是由南向北漸次減弱。至北江中上游,變成一種簡樸式甚至簡單式形設。五邑地區,江門長堤,又體現了這種“源頭”與水路商貿模式的極致。

蓬江,穿越江門老城新城,北接西江而入海。這一條水路,它接通的不只是生意往來,更為海洋文明思想接納與傳播提供了通道。同樣也是水路,江門南端新會邑一條直通大海的潭江,造就了一位近代中國的思想家梁啟超。

十多年前參觀過新會茶坑村梁啟超故居。村前長方形水塘,遠看就象一條小河溝,四周筑起護欄,水質尚清潔。今見,故居周邊村舍環境依舊如許,這是十分難得的一種景像。諸地名人故居,為激發旅游消費,過度開發周邊環境,除了故居本身外,大多弄得面目全非。內外環境和諧統一,更飽滿地構成一個名人故居在時間與空間的紀念意義。

往故居背后村舍溜了一圈,民國青磚民宅或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紅磚民居建筑,依舊在那里,巷道整潔干凈。一間帶中西混合黃色外墻的庭院建筑,原為老人娛樂場所,如今象是改了民宿。村莊背后便是那座蒼翠茂盛的鳳山,鳳山上之便是一座與梁啟超名字相連一起的凌云塔。惜凌云塔沒有對外開放。

曉梁氏學說僅皮毛,在其故居紀念館,但見名言:“知我罪我,讓天下后世評說”。或是不再年輕,如此氣魄,仍令我感動與震撼。梁氏神童矣,少年吟詠老家山后凌云塔,十一歲居然作詩謂:“我欲問蒼天,蒼天長默默;我欲問孔子,孔子難解釋”。這樣的詩句,這樣的十一歲,是不是預兆著梁氏一生都在尋找“孔子難解釋”的學問與思想?十二歲那年,他就沿著新會潭江往廣州入讀學海堂。在這里,較其他還在拼命考童子試的少年,梁氏已開始接受嚴格的學術訓練。

“公車上書”大型油畫前,我端詳半晌。中國士人政治,如果說春秋戰國是鼎盛時代,秦漢開始衰落乃至成為附庸。歷經二千年漫長歲月,所有腐朽的東西達到極致時,新的力量開始反彈,開始生發,譬如從朽木長出的木耳。

清末“公車上書”標志著傳統士人政治向社會大眾政治轉化。盡管梁氏一生的思想與學說表面看起來紛繁復雜,但與其后來大力倡導新文化運動一脈相承,與他十一歲吟詠凌云塔發出的“天問”,亦似乎從中尤見命運。

梁氏故居是廣府傳統三間兩廊格局青磚房子,與普家庭稍異,房子還有中庭小院,天井式,回廊結構。院中一種奇特的巴蕉正長出類似鶴望蘭欲飛之花瓣,靈動而活潑。或真是祖蔭功德,梁家九子女,一門三院士,甚至連媳婦也是名動中國的女性。

中華民族一詞自梁氏筆端而首用,想到“孔子難解釋”的十一歲神童詩句,聯想到另一位敢于跳出孔子思想框框形成“嶺南特色”的明代大儒陳白沙,其家鄉也是新會。

漫步江門老區蓬江白沙故里,猶若觸摸先賢曾經的生活空間,有一份虔誠,有一份致敬。甫進新建巍峨紀念館牌坊,即見陳白沙儒雅雕像立于明代遺存下來的貞節牌樓下。

從文物標識看到,貞節牌樓是明代成化年間為旌表陳白沙母親林氏之貞節事跡而建。白沙故居之白沙祠,是陳白沙去逝七十年后,由皇帝下詔陳氏后世所建,歷時一年建成。有四進,依次為春陽堂、貞節堂、崇正堂、碧玉樓。又十五年,皇帝詔準陳白沙入祀孔廟。

陳白沙(名獻章,字公甫),嶺南清末以前首位具備儒家學說體系的思想家,能稱為學派之唯一。他的心學,雖源自宋明“程朱理學”,但我更喜歡將之與自然主義思想靠近。“程朱”是為皇權的“合法性”披花衣裳,白沙先生卻是為百姓的“存在的合理性”苦口婆心。

“只對青山不著書”的他,以自然為宗,融入禪學悟道,不忌吸收道家傳統。大抵,嶺南士人才敢這樣弄?猶想起清遠飛霞山,居然可以把儒、佛、道弄在一起,信眾“各取所需”。

白沙先生對教育執念承繼孔子“有教無類”。他的學生來自“七十二行”。傳說還有海盜學生拜于他門下。弟子中廣州府增城湛若水最為著名。陳白沙甚至把位于蓬江邊的釣臺無償贈予湛若水,以示衣缽傳承。江門白沙遺跡多處,故居其一,釣臺其二,圭峰山其三。而白沙先生創制的茅龍筆,已成為他的故事,他的傳說,穿越千年氣息的化身。惜在紀念館里著不到蹤影,也看不到他的學說圖書。

想想亦有意思,白沙先生從傳統儒學發展出嶺南儒學,近代的梁啟超則“我欲問孔子,孔子難解釋”。一古代,一近代,地理位置相隔僅十數公里,他們有關聯嗎?蓬江與潭江皆直出大海,他們有著相關的文化氣質嗎?同樣是西江流域,比陳白沙與梁啟超更早的唐代六祖惠能大師,他首創的南禪宗,與粵中西這片奇特的嶺南土地有關嗎?

碩大的樹菠蘿在白沙故里巷前,已開始金黃,有些熟裂。廣東人所稱樹菠蘿,學名叫菠蘿蜜,一種與佛教密切關聯的熱帶大型水果樹。它來自天竺,卻在中國南方諸省茂盛繁殖,在廣東則成為“家常樹”,村落之間隨處可見。是不是代表嶺南氣候風物的融和性?

也是在蓬江區,有一星光公園,模仿好萊塢星光大道,打造五邑籍明星手印紀念版。略數一下,計七十七人香港演藝界人士。當地文化人介紹,何止七十七人,活躍在港澳演藝界五邑籍藝員超過二百人。

哦,星光公園雕像與手印版僅是知名部分。從老一代的曹達華、陳寶珠,到后來的周潤發、黃百鳴、林子祥、譚詠麟、梁朝偉、劉德華、曾志偉、甄子丹·····等一列香港眾星,都是五邑籍。甚至民國時紅遍中國大陸的胡蝶,以及被周恩來總理贊譽的紅線女,亦為五邑人。當地文化部門并不滿足于僅限演藝界的星光,更打造全球性五邑籍文化,藝術,科技等人文星光。

五邑籍人士位列國家級院士有32位,最為著名梁家“一門三院士”之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禮。還有“中國油畫第一人”之稱的李鐵夫;譽為“中國舞蹈之母”的戴愛蓮。江門藉此創建“中國舞蹈之城”。

投巨資建設演藝中心綜合體,僑都劇院、演藝中心、演藝廣場,所舉辦的各類藝術演出、藝術教育、藝術創意產品展銷等一系列文化活動,既有公益性又有市場化,形成可觀市民文化消費。今年廣東群眾藝術少兒花會正在上演。

江門,歷史形成的五邑文化板塊,是什么讓這片土地如此星光璀璨?

油然想到江門之著名特產新會陳皮,此乃舊日廣東三寶“陳皮、老姜、禾稈草”之一寶。把傳統做成產業,且名揚海外的大抵就是新會陳皮,已成為國家地理標志產品。都說“十年陳皮貴過金”,化痰止咳,理氣和胃之藥用功效矣。

在茶坑陳皮村,第一回目睹村民制作陳皮與小青柑茶。所制陳皮全部使用新會青柑、新會紅橙。紅橙因未到季節,只看到青柑陳皮制作。見村民以拇指食指夾一小刀,兩刀三瓣,連果蒂反卷而出。據說,三年以內只稱作果皮,入口苦澀;三年以上才叫陳皮,十年陳皮入口即醇化,亦作中藥。

小青柑制作,則用一個特制掏芯筒子,插入青柑一撥,柑芯取出,再用匙板把剩下芯肉貼著果皮內壁,輕輕剜凈。完成一只時間約一分鐘。然后把處理好的青柑晾曬,蒸發多余水分。約幾天后,選取不同檔次普洱熟茶塞進柑果內,再次繼續晾曬或直接烘干。這個過程,普洱茶與青柑在時間作用下發生神奇反應,那種滲人肺腑的清香開始彌漫,獨特小青柑茶種也在“愈陳愈香”的時光里變成生命的一種體驗,變成境界的高度。

江門,與大海相連。從明代大儒陳白沙到近代梁啟超,又或五邑籍眾多文化名人、演藝明星,甚或蓬江長堤上那一列列一座座帶著海洋氣色的商鋪,轉剎之間,如沐咸咸海風味的海洋氣候似乎在一片“新會陳皮”,一只“新會小青柑”里發酵出一種神奇的潤化與清香。

猶如長堤上那些民國舊建筑里的三重門,五邑文化里是否亦有“三重門”?比如陳白沙、梁啟超與老陳皮。而宋元崖門海戰悲壯歷史底色與蓬江潭江直通大海所造就的“僑都”氣質,是否混雜生成了“海洋文化氣候”,奇特地浸潤這片土地與江流?

2019年8月7日 ? 江門


彩经网彩票走势图大全